逆光

杂食.肉食.384.失业战士最近有工作咯.休叔要好起来.博爱.通吃.i really want to love somebody.

【相遇在相爱之后】

这个…去年什么时候弄的不记得了
反正写了挺长时间 边看漫画边撸的 那个时候可辛苦哇 看他们通通死掉的时候可劲哭哇
还有藤原可可亚的画风真是在少女漫里面算是很稳定发挥的~
画女孩子特别有味道呵呵呵呵呵【谜之笑声】
文章里面用【】框着的是漫画原文
如果双炽的声优是小石头的话我会高兴一点点
最近虽然不怎么萌这种BG了但是对妖狐还是很有爱的
有点困了
最后一段是写给一个人的。
END

她跪坐在柔软干净的榻榻米上,满心郑重地挑选着各种各样漂亮的信纸。
他端坐在崭新锃亮的书桌前,苦苦构思着那个温和冷静的蜻蛉的点点滴滴。
她随心所欲地写下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思,将无法对朋友讲述的一切倾注入字里行间,在信箱的这一头期待着远方那个男人对自己的些许回应。
他读着她读过的书,听着她喜欢的音乐,看着她描绘的景色,竭尽全力去塑造一个能了解她,读懂她,与她心有灵犀的蜻蛉。
或许就是因为太尽力去做,才会沉沦在这个由她的所有文字,加上他的细致分析,创造出的人物里吧。他们,用蜻蛉的话来说,在他的纵容下日益亲密。
她发现他是唯一一个,愿意花心思读懂她的人。
他发现她是那个,唤醒他所有美好情感的人。
即使没有见过面,那又有什么关系?心中有了彼此,那么心里便总是明白的。

他想见她。
【 “是个怎样的人呢?”我抱着这份好奇】
或许是因为她突然要到青鬼院本家来过暑假引发了他的心血来潮,又或许是在与她通信的漫长时光里,他早已对她好奇不已了。
无论是哪一种心思,他都将要见到她了。
站在树下,站在蜻蛉的身后,刻意保持的一步距离,是心底认定的尊卑分明。
终于,见到白鬼院凛凛蝶。
明明只有12岁,黑发飞扬,丹凤大眼,洋娃娃一样纤细的身材和可爱的脸蛋,双臂抱在胸前,眼角眉梢却带了不屑的神情;傲慢的小嘴张开时,吐出的却总是这样那样的刻薄讽刺。
他吃惊了。而且不止是因为这个戴着面具的凛凛蝶。
更吃惊的是,没有感情的,只向往自由的御狐神双炽,竟然为这件事沮丧了。
【说不定和这边一样,是由人代写的。】换了是谁,都会有这种怀疑。
可是从蜻蛉那里听说了真实的她,却又是另外一种想法了。
虚张声势地逞强,举步维艰的生活,太过真诚而不懂得像蜻蛉一样奸诈地找代笔…白鬼院凛凛蝶,从某种程度上说和御狐神双炽是一样的,就像是被饲养着一样。
她坐在树荫下的长椅上,头低垂着,小手抵在椅面上,仿佛她无言的不甘。那纤细娇小的身躯里,隐藏着多少孤独,寂寞,委屈与苦涩呢?或许,比他更加多得多呢。
毫不松懈却表里如一的冰冷软禁与表面自由自在且带着虚情假意的关心,哪一个更能刺伤人呢?
他在她身后默默站着,长久地凝视着她。他应该是看得见的吧,她的无奈,她的悲伤。
明明从小开始就每天敏感地感觉到了各种各样的事情,但是又有谁知道呢?又有谁发现了呢?她只默默承受着这份苦涩,羸弱的肩膀上是与年龄不符的沉重负担,凄凉又令人心酸的童年,就一直是这样成长着么,白鬼院凛凛蝶?
他心动了。
或许是早就不知不觉地喜欢上,也有可能是在那个瞬间忽然发现自己内心的悸动,只有他自己知道,究竟是什么时候,御狐神双炽,喜欢上了白鬼院凛凛蝶,十九岁的少年,和十二岁的少女。

因为喜欢,所以希望她可以听到真实的自己的事情。也是因为喜欢,不想让自己丑恶的过去污了她纯洁的心灵。他似乎已经控制不住这份唯一属于自己的,令人心痛的感情了,只是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通信中,沉沦,再沉沦,直到已经深深地坠入这种对她的深爱里,宛如一只陷入地狱的九尾妖狐,永不超生。
在爱河中的永不超生,于他,是无上的幸福啊。

【只是想比谁都接近她的身边,只有这个愿望。】
为了再接近她一点,再了解她一点,为了守护她,他心中的圣域。他去了妖馆成为ss,凛凛蝶的专属ss,凛凛蝶大人的狗。
樱花花瓣飞舞间,迎来他们真正意义上的初见。三月的樱花,初春的美好,都不是他喜欢春天的理由。御狐神喜欢春天,因为是在春天,遇到了凛凛蝶大人。
御狐神望着她紫色的瞳孔时,脑子里想着什么呢?
我不知道。
但看着他单膝下跪,虔诚地握着凛凛蝶的手,叫她凛凛蝶大人,那种柔和的眼神,心底必定是幸福的。
终于可以,守候在凛凛蝶大人身边了。

他一直那样珍惜她,保护她,小心翼翼。可是,始终是害怕凛凛蝶发现的吧?生活在白鬼院家唯一的温暖竟然也是一个骗局,她那么纤细敏感,怎么承受得了?
【不想伤害到凛凛蝶小姐是真的,明明那些信是想让她知道自己的事才写的,现在却害怕被追问。】
蜻蛉残忍地挑明真相,等待着预料中的,未婚妻大人受伤的表情。
【”我早就知道了。”】却是这样的答案。
她依然坚强高傲得像个小小女王,语气是不屑的,坚定的眼神折射出强大的内心。
【”你写得出那种信吗?你当我眼睛是瞎的吗?那并不是你,我等的那个人并不是你”】
蜻蛉的道歉和离开,让人出乎意料地感觉到他的温柔。
【”那些信的代笔是双炽”】
电梯下降,降落的是御狐神双炽的担心;电梯上升,飙升的是白鬼院凛凛蝶的狂喜。
她毫不犹豫地在电梯打开的那一瞬间扑出去,笑容真的像是凛凛飞舞的蝴蝶那样动人。她的瞳中映出的是他的身影,那样笃定踏实,唯有他。
他是九尾妖狐,而她是一只日本鬼。两个同样寂寞的人,在狭小的电梯里紧紧相拥。
【所以才总是会发现吗。】他对自己那么深的了解,终于有了答案。
可是他却有更多悸动。或许,是心动。
【不…不是的,发现的人…是您…】发现?发现的是什么?他的自我,他的性格,他的灵魂,他的他的生命,他的色彩,还是他的…爱情?
或许都是,或许都不是。
并不是第一次拥抱,但这一次,他拥抱的不再是凛凛蝶大人,只是一个,发现他,塑造他,找到他,与他心灵相通的女孩子。而拥着她的,也不再是她的专属ss,而是那个,安慰她,回应她,了解她,给她仅有的温情的男人。
他将她整个人搂在怀中,就像怀中便是自己的整个世界;她被他的气息紧紧包围,如同灿烂的未来正在她身畔悄然展开。

【和这里的人相遇,和他相遇,我想改变。虽然可能会伤害他们,虽然可能会被他们伤害,但是,我已经不想要再变成一个人逃避了。想要自己变得更好,然后留在御狐神君的身边。】
凛凛蝶,因为对御狐神的爱,有了改变的勇气。这份勇气,多么真实,多么珍贵,多么像是,就在真实生活中,你身边的其中一个女孩。
或许是很熟悉的朋友,或许是擦肩而过的陌生人,也有可能是素未谋面但倾慕许久的人。你可能知道,可能不知道,可能预料得到,也可能完全无法想象。因为爱情,这个女孩竟能变得出如此勇敢,如此积极地面对自己的未来。
只有爱上了,才会有的那份勇敢和积极。
所以,我才会那么喜欢凛凛蝶,因为她个性鲜明而真实。
可这个女孩在爱情来临时又是多么的胆怯,不为自己,只是考虑他的想法。
【我并没有想过要成为恋人这种轻浮的事情。我很感谢他。想要自我改变,是他给了我那个勇气,所以想要更加好好地做自己。哪怕只有一点也好,如果…能够报答他…】
羞愧地躲在公园里,电话那头是他温柔如水的声音。
【“是的。凛凛蝶大人都这么说了。”】
【“我很清楚自己是什么身份”】
【”这样的我,只要留在凛凛蝶大人身边就很幸福了。”】
【”一边说着您像圣域般不可侵犯,一边在心里妄想。我并没有期待过更幸福的事,只是想想的话,是免费的吧?您了解了吗?我就是这样的男人。”】
冰冷的自嘲,犀利的讥讽,明明表面上是那么爽朗温柔彬彬有礼的男人,心底却有这么大的伤口和黑洞,每一个字都是对自己最深的厌恶。
这样的男人,多么令人心生怜惜。
【原来…御狐神君…讨厌自己吗。感觉我早已经知道,因为他老是做些自嘲的事,因为他会用冰冷的眼光看自己,因为感觉他很寂寞。我明白,我明白的。因为我也讨厌自己。但是,我想过要改变,自从喜欢上了你,就有了这样的勇气。是你给我的。】
她忍住的呜咽,是不想让他知道自己的泣不成声。
【“凛凛蝶大人?”】
【好可怕…但是,之前为了保护自己,伤害了好多人。所以,就算只有一点也好,能成为你的勇气的话…这回就让我自己受伤就好。】
她还是说了,于她而言那样难以启齿的,喜欢。即使难以开口,即使声音因为羞涩和紧张显得有些小小可笑,但都不要紧,都不要紧。
那是她的心意呵。
凛凛蝶是如此纤细敏感又温柔体贴的女孩子。
向御狐神君表白,并不是为了在一起,也并不是为了让他了解自己的心意。只是希望,自己的话语能够成为他的力量,认识自我的力量,接受自我的力量,改变自我的力量。无论是哪种都好,无论是哪种,都可以化解他心底的黑洞吧?即使凛凛蝶就是御狐神君的阳光,守护着这抹阳光,也只能令御狐神更加感受到自己的丑陋和肮脏。但如果这阳光深深地在他心里灿烂着,努力地,笨拙地给他温暖,会不会让他开心一些呢?
岂止是开心一些呢。
得到她,本就是得到了整个世界啊。
【我喜欢你…就算你…不喜欢自己也好…我也喜欢你…喜欢你…喜欢…喜欢…】她无法说下去,啜泣的声音被堵在喉咙里。
但是,他是明白的。
再一次伸手抱住她,他抱得那么紧,他说,他高兴得快要死掉了。
于是她的脸红得快要滴血,他的笑邪魅如一只真正的狐狸,他们的嘴唇相触,如蝴蝶停伫花瓣的轻柔,如春蚕啃咬桑叶的温存。
那是一份多么,多么,多么动人的爱情。
即使御狐神为了她死去,即使凛凛蝶为了他独自面对轮回的命运。
一切基于那份爱情。
为了爱,他后退。也是为了爱,她向前。
这样的爱情,总是因为困难重重,千回百转,才变得盛大。
本已不想把这些写出来,因为写的时候难免触动自己的某些情绪。本来极信前人说,也想不相思,才可免去相思苦。只是忽然想通,“几次细思量,情愿相思苦。”感谢在我最懵懂的年纪里,遇到的是这样温柔的你。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