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

杂食.肉食.384.失业战士最近有工作咯.休叔要好起来.博爱.通吃.i really want to love somebody.

【利艾】【片段】十指交缠下的日常

之前的那一篇在深思熟虑下删掉了…
想想果然还是很在意所以决定接着写,能写多少算多少吧至少目前我不会弃掉…因为…果然我觉得这篇花了很多心血的…
ooc肯定很严重很严重这个真的不用再怀疑…
另外我被点喜欢和点推荐的那些孩子们感动得昨晚都哭了嘤嘤嘤嘤嘤嘤所以删了之前的很抱歉啊啊啊啊啊我果然还是很想要有人来给我点喜欢啊!【虚荣的女人】
还有一件事。我爱Fin太太。【太太你看见了吗看见了吗~】 但是我觉得要再黄暴一点才有资格给太太当表白文所以这篇不是【一脸正经】所以我只是偷偷在这里表个白而已。
因为我是个怪人所以我的食用说明也会很怪。


※清水无肉【原谅我年幼无知功力浅】
※原著背景【?】 大约是104期加入利威尔班之后的某段日常【?】 地点是之前的城堡 但是模糊了很多地方【比如兵长的腿的事情麻烦就当他已经好了】
※温馨向 甜文
祝食用愉快【如果有人要来食的话…】


艾伦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在半梦半醒之间打量着四周。
唔…阳光好刺眼…
好像有个人影俯身察看自己的情况…
清爽的肥皂香气…黑色的发丝…白衬衫…安静地…
守在床前的是三笠吗…
“三笠?”他伸出手去握三笠的手,却看见三笠站起来好像要出去。“三笠…别走…”他含糊地呢喃着。“我胸口…好痛…”
三笠似乎有些不耐烦地重新坐下,主动把手塞进他尚悬在半空中的掌心里。冰凉柔软的触感让艾伦安心地闭上了眼睛,困意再度侵占了大脑。
为什么今天三笠好像比平时粗鲁许多…不过,果然待在家人身边就会感到很安心啊…
既然有三笠在这里…那就再睡一会吧…



等到艾伦再次醒来,意识已经清醒了不少。
屋子里弥漫着松木与肥皂的香气,床头摆着一束风铃草,伴随着微弱的烛火。
天已经黑了吗?艾伦困惑地向窗子的方向看去…咦?为什么…有人趴在他的床边…睡着了?
似乎是兵长?也难怪,兵长必须时刻看守着他吧,在巨人之力觉醒后兵长不是一直都在监护自己么…
艾伦挪了挪身子,却发现自己握着兵长的手。从温度和状态来看,应该已经这样握着很久了。
印象中自己是撒着娇握着三笠的手躺在床上吧?为什么现在握着的却是兵士的手…难道…自己做梦时撒娇的对象竟然是兵长吗!?
发觉自己紧握着的那只手动了动,艾伦条件反射地闭上了眼睛。艾伦可以感觉到兵长用那只自由的手碰了碰自己的脸——大概是想确认自己有没有在发烧吧。然后就没有了动静,也没有任何试图把手抽回去的举动,安静的房间里只能听见见纸张翻动的细微声音。艾伦不禁在脑海里勾勒出此刻房间里的画面:
自己躺在床上,双眼紧闭。兵长坐在自己床 前,右手与自己的左手交握,左手则翻动着腿上的书本或是文件,床头柜上的烛光温馨而柔和,淡蓝色风铃草在夜色中微微晃动…这是什么奇怪的场景啊一点也不温馨柔和好吗他们可是两个大男人啊!艾伦身子一抖,立刻敏感地发现纸张翻动的声音停止了。
“艾伦?醒了吗?”兵长试探着用极轻的声音问。
“……”怎么办?应该出声吗?可是如果此刻承认自己醒了的话要怎么面对这样一幅其乐融融的夫妻独处日常?依旧紧闭双眼的艾伦大脑飞速运作着,在十秒钟之内做出了决定:
继续装睡!
还未等到纸张声重新响起,外面就传来了一阵敲门声。“兵长,我是三笠阿克曼。韩吉分队长让我请您下去吃晚饭。”
“…找个人把晚饭送上来。艾伦还在睡,不要把他吵醒了。”
“兵长,我可以替您守着艾伦的。”三笠的声音好像有些不满。“您从下午到现在都没有出过这个房间吧?”
“艾伦一直握着我的手。”
一阵静默。
“艾伦他…”
“之前醒过一次,似乎是把我当成了你啊,阿克曼…睡着后也完全没有要松手的样子。被烦人的小鬼缠上了啊。”
“其实,兵长您如果快速把手抽出…”
“吵醒他的话就很难再睡着了吧。”利威尔兵长的声音淡淡地,却是不容置疑的口吻。“你找个人把晚饭送上来,连艾伦的份也一起。”
“…是,兵长。”
脚步声远离,艾伦心中松了一口气。
还好兵长没有发现自己醒了,不然…
“利威尔利威尔利威尔!!我来给你和小艾伦送晚饭啦!!”门外那个努力压低却仍旧难掩兴奋之情的声音简直让艾伦欲哭无泪,为什么一定要让韩吉分队长看见自己和兵长这幅模样啊!!!
“滚。”
“诶诶诶!?利威尔你不要晚饭了吗!?我可是还没听完三笠的话就赶快冲上楼来生怕错过这个场景…啊不,是生怕你们俩饿着啊!!!”
“你可以再大声一点没关系。”
“…利威尔,拜托~让我进去嘛~啊对对对,三笠说小艾伦喜欢吃肉羹,我特地拿了好多上来喔!还有你最喜欢的麦芽啤酒,就让我进去嘛~”
“壁外调查期间禁酒。”
“装什么装啊你!上上次壁外调查的时候撬夏洛特女伯爵酒窖的事情你敢说没你的份吗!!!”
“无聊。”
“…快开门啦我可是来送晚餐的唉!难道你就不怕艾伦忽然醒了肚子饿吗!?”
艾伦听到“喀”的一声,然后是兵长的声音。“推门进来。”之后就是门的响声和韩吉元气十足的声音。
“啊咧?利威尔你怎么坐在那里,原来刚才门只是掩上而已吗?”韩吉在床头柜搁下托盘。“也不早说…利威尔!”
“干嘛?”
“你你你你你刚刚是用飞刀把锁给切断了才把门弄开的吧!门锁很贵的啊!你直接让我把门踹开的话锁也不会像这样直接断掉啊!”韩吉瘫坐在地上,直直地指着那扇插着飞刀的木门,欲哭无泪。“这个锁钱是不是要从薪资里面扣…”
“踹门会吵醒艾伦。”利威尔无所谓地瞥她一眼,“再说了,要扣也是扣我的,你脑子是进水了吗,蠢货。”
“…对啊,明明是扣你的我心疼什么?”
“…”
“说起来,小艾伦已经睡了一整天了吧?”艾伦感觉到有一阵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大概现在韩吉分队长正在近距离打量他。“没什么问题吗?”
“呼吸和心跳一直都很正常。”
“这样啊…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利威尔你现在和小艾伦正在十指交缠地握着手啊,而且小艾伦躺在这里睡着,你又坐在他床前…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你那恶心的脑袋里到底装了些什么啊。”
“诶?利威尔你不喜欢小艾伦吗?明明小艾伦长得这么漂亮!”一只手指点上了他的额头。“你看看!小艾伦真的美得像个睡美人一样啊!你在这里看了他这张花容月貌的脸蛋一下午都没有兽性大发吗!?”
韩吉分队长…真是谢谢你的夸奖了,但是这个真的算是夸奖吗…
“嘁,那种娘娘腔的长相。”
…虽然不知道韩吉分队长那个算不算夸奖但是兵长你这个就真的完全不是夸奖了!
“哪里娘娘腔了,明明…慢着利威尔,你是在嫉妒艾伦比你高吧!”
“胎毛都没长全的小鬼有什么可嫉妒的。”
“人家胎毛还没长全就比你高了,而且艾伦才十五岁,还有三四年时间都会一直拼命长个子啊…嗯嗯,说不定以后艾伦就比埃尔文还要高了,到那时看你…”
“吵死了,趁我还没有把你扔下楼赶快滚。”
“什么嘛利威尔,那种明显是被我说中了的表情…”
艾伦几乎已经忘了那只仍然和兵长交缠着的手,此刻他脑子里装的全都是一个念头——
自己到底该不该现在就停止装睡然后爬起来阻止他们继续吵下去呢…真是个严肃的问题…
可是…就算他们看见自己醒了…凭自己那点本事能阻止他们吗…
但如果继续装睡…任由他们吵下去的话…自己的耳朵就要被韩吉分队长给摧残聋了…
……但是如果醒了就不会被分队长摧残吗?
……所以说到底该不该继续装睡啊!!!!!
就在艾伦心底的小天使和小魔鬼交战战得难舍难分不打个头破血流你死我活誓不罢休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握着的那只手好像摇了摇。
啊咧?
要不是兵长不知道他醒了,还以为兵长在暗示自己什么事情呢…
同时,韩吉的声音带着点诡异的味道响起, 虽然音量放得不能再轻,听在艾伦的耳朵里却如同炸响在耳边的惊雷,炸得他脑子里一片空白。“我说,利威尔。刚刚我的音量应该连死人都会被吵得从棺材里爬起来了吧?”
“……”
“所以,小艾伦…你是什么时候醒来的呢?”



TBC


能够看到这里的十分感谢。
只要有一个人喜欢都是我写下去的动力。
虽然我这样写啥啥崩坏的连个正经写手都算不上【笑】
但是我的文字会因为喜欢它的人而成为有意义的存在。
感谢。
















END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