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

杂食.肉食.384.失业战士最近有工作咯.休叔要好起来.博爱.通吃.i really want to love somebody.

你为他死而复生,却觉得自己生错了模样。虐得不行。

Mask:

标题:        如石
原作:        美国队长2
作者:        stele3(对你没看错,是《还魂》的作者大人!)
译者:        Cindyfxx
分级:        全年龄(G)
警告:        无警示内容 
配对:        无差
注释:        虐死你不偿命,别说我没警告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243359.
翻译授权:有



史蒂夫就像你身体里一个停顿,是一根不断寻找自我位置的跳针。你依旧没有时间的概念,曾经(你)在一个十年间沉睡,醒来却在另一个十年里。所以,在你碎镜面一样的意识里,他是一个变形者——小的,大的,2015,美国队长,史蒂夫,史蒂维。

但,不论错过了多少次,跳针总会落回你的身体里,你会再次发出声音。你会为他死而复生(复苏)。

-o-

你的首席心理医师,瑟蒙德医生,告诉你通常情况下这很正常——正常得就像跟其他像你这种情况的人一样正常——你有现在这样的感觉很正常。的确花了点时间——有几周时间,你认为,但也许是几个月吧——你们俩才确定下来你是爱上史蒂夫了。起初,就像很多事情那样,瑟蒙德医生问你感觉如何,你拿出‘恐惧’石子放在桌上。

瑟蒙德医生并没露出意外的表情。‘恐惧’石子本来频繁出现在你的心理谈话中。它很小,呈绿色,椭圆形,一面用黑色字母刻着它的名字。你不喜欢那种感觉,但你喜欢自己能把它从身体里掏出来放在桌上看着它,随意摆弄它(的感觉)。

瑟蒙德医生也有许多石子。更大些,刻着更复杂的东西,如‘妒忌’和‘感激’。常常,小石子加起来就会等于大石子。愤怒加忧伤加羞愧等于内疚。恐惧加镇定等于勇敢。他会按需替换它们。你正在变得越来越擅长分辨自己的感受。

当你告诉他就是史蒂夫令你恐惧时,瑟蒙德医生清楚地表现出了惊讶。他问(你)是不是史蒂夫对你说了什么话才让你有那种感觉。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干了——有段时间里你被禁止靠近霍华德的孩子,就是他做了些无意义又无利于‘环境安宁’的威胁。安宁环境正是你需要的。你的皮质醇水平依旧让人担忧。他们告诉你如果不是你有超级血清,你的肾上腺早就衰竭了。

史蒂夫没有威胁你。史蒂夫就只……是。你花了七十年的时间将这一切装在心里相安无事,直到史蒂夫

你害怕失去他。他们告诉你,你恢复得不错,但你觉得只要史蒂夫将他自己从你身边夺走,你就会再次沉默无声,变成一个双眼空洞,呆立在角落里的塑像。完整,却死寂。

你深知被人夺走一切有多么的容易。

-o-

他们给你换了药,你第一次做了春梦。你记得自己的真正的第一词春梦,但从前的一切都只是图片而已。你像看猎杀目标的卷宗一样研究着那些回忆,什么都感觉不到。完整,却死寂。

那个梦让你感觉到了很多东西。也不是特别多——你知道自己正赤裸着身体,站在某个模糊的房间里,而史蒂夫就在你身边。他触摸着你的脸庞,胸膛,甚至还有你左臂那段被缝合起来的丑陋残肢。你想藏起它,但他却在微笑,手指轻轻抚摸过缠结的皮肉。你觉得胸口发紧,你想哭!因为他的双手让你感觉那么的好,直到再也承受不了,你的身体一震。你醒来,喘着粗气,短裤粘黏,人正在高潮的余韵里抽搐。

当瑟蒙德医生问你那梦让你感觉如何时,你拿出了‘美好’石子。随后就像一场小型雪崩,震惊了你们两人,是‘快乐’与‘兴奋’和‘安全’。最后一个很罕见。看起来这取悦了瑟蒙德医生,虽然他告诉你,你现在的这种感觉很正常。石子加在一起就会等于某件事,但有时候它们加在一起也等于另一个石子。可能很难分辨出哪个等于哪个。

你听了,但随后你回到家里,史蒂夫正低头摆弄咖啡壶,你看着史蒂夫的后脑壳,金色的发与白皙的皮肤交汇,你觉得自己一定就由石子做成。感觉你心里就写满了字词,而只有史蒂夫才能令一块岩石奏出音乐。

你起身。你脱掉自己的衬衣,走向史蒂夫,从咖啡壶上拉起他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它们因炉火而温暖。史蒂夫看向你碧眼粉唇惊讶(你想着)。你用自己的手带着他的手,压着他的手掌,从你的脖子到胸骨,但不一样。他没有微笑。你就是没法将他的手放到你的残肢上。它就在那里,今天史塔克需要那个假肢,可你自己就是没法自己做到。在他这样看着你的时候。做不到。

你离开,躲进了自己的房间里。你感觉忧伤加羞愧。(等于)后悔,你认为。

-o-

你不知道该拿史蒂夫不想要的那部分自己怎么办。等你一结束躲藏,他就吞吞吐吐跟你说这件事。他问你是否有过这种感觉,‘从前’,‘那时候’。你恨这样。‘憎恨’,你理解——它轻易而迅速,就如恐惧。你恨他还把你当成那个人!

你起身,走进浴室。在镜子面前花了些时间移动你的脸,你的身体,以正确的方式。再出来时,你的脸上挂着微笑,手插在口袋里,肩膀放松,喊他‘哥们儿’,告诉他没啥好担心的,他总是知道你的脑袋怎么回事,像精通炒蛋一样熟知人脑……

所以,这样做并没令他高兴。他告诉你停下,然后在你不停止时开始祈求,双眼盈满泪水。你畏缩地向后躲,怕自己像之前一样真的伤了他,任伪装消失。你觉得自己从一开始就应该这样做,这样他就不会看出区别了,但那时候你根本不知道呀,现在再开始已经来不及了。

你为他死而复生,却觉得自己生错了模样。


(完)

 



评论

热度(9)

  1. 逆光荷花池 转载了此音乐
    你为他死而复生,却觉得自己生错了模样。虐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