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

杂食.肉食.384.失业战士最近有工作咯.休叔要好起来.博爱.通吃.i really want to love somebody.

说给双刃的耳语

看完双刃,哭成了一只落水狗....
原谅我放荡不羁入坑晚,可是看完双刃真的变得好爱这对。
开放式的结局难以言说是好是坏,但与我而言两个人都还活着,就是最好的。毕竟世界之大,也还有人说山水有相逢。
只要不放弃总有新的故事和新的结局,而那种性格的两个人,你怎么会认为他们会放弃呢?
何况展翅的鹰也会回家,流浪的少年也会想家吧。

难以抑制的鸡冻!!!鸡冻!!!三八六太太怎么这么棒!?文笔还能再棒得没有止境一点吗?!
已经写得乱糟糟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好多想说的都没有说出来,敲打键盘和组织语言的速度完全跟不上思想千回百转噼里啪啦撞出火花的速度,先非常心虚地道个歉要是看不懂....就看不懂吧!无所谓了!只要太太看懂我的爱就好!

感谢太太让我知道叉冬可以像双刃里描绘的这样好,
好到无与伦比。
而且pluzary太太画的各种.....天啊.....虐啊虐的实在不行了就跑那边吃颗糖再回来.....也是甜到醉,美美的!每张都甜蜜蜜的!
暗搓搓圈 圈出我对太太深深的仰慕@小棠•叉冬•三八六


( *・ω・)✄╰ひ╯( *・ω・)✄╰ひ╯( *・ω・)✄╰ひ╯( *・ω・)✄╰ひ╯( *・ω・)✄╰ひ╯( *・ω・)✄╰ひ╯剪彩完毕。



"我替你写下来。
"它每天都跟着你,
"每天。"

看到这里,抑制不住心底战栗的情绪。

冬兵恼怒地甚至是失望地说,你每次说了都做不到。可是其实他每次都拼尽全力去做,而且做到的远比做不到的要多。

他说他写下来了,它每天都跟着你。于监听器那端的九头蛇而言这只是个谎言,权宜之计般为安抚少年而编派的谎言,不值得往心里去的谎言。

可是少年当真了,他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里一直在寻找着寻找着,直到最后因为无果的搜寻心不甘情不愿地放弃,承认自己又被男人骗了一次,挫败地收回在这件事情上对男人注入的毫无保留的信任。

可是后来的后来他和他终于知道,他又骗了他一次。

又一次,却不是所有人以为的那一次。

究竟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收起那铭牌?究竟什么时候想出把它藏在匕首的刀柄里?究竟说出暗示时这个计策已经有了雏形还是承诺过后才在无数个黑夜里咬牙切齿冥思苦想制造出的小阴谋?无论是哪一个,他都拼尽全力,拼尽全力,以一切做赌注,在乎是否会满盘皆输,是否会满盘皆输却不是他最在乎的事情。

最在乎的始终不是自己的性命,因为自信得要命,因为满脑子诡计,因为强韧的心脏,因为他想要完成承诺,因为他愿意为他的少年作出承诺,因为许多事情。

为了他自己,也为了他的少年。

一开始是为了什么呢?兴趣?救赎?直觉?都是或者都不是?不管怎么说他来到了他身边,在他的斡旋下以最大的赌注赌来了九头蛇独一无二的武器,他的少年,他的儿子,他的战友他的同伴他的最听话的学生。

唯独不是武器。

在他心里那个少年从来不是武器,只是冬兵。所以他用整个生命在关心他,像照顾雏鹰牛犊羊羔之类的幼崽。他作出一个个承诺,给少年无数希望和绝望,那是他的聪明之处——隐藏希望的最佳地点是希望的废墟中。他给少年一个个希望,再打碎,戳穿,砸烂,然后将真正的希望藏进希望的疮痍中。就连少年都找不到他亲手藏起来的那些希望的全部,因为他从不说。

所以他的聪明之处又是愚蠢的。

打碎少年的每一个希望,也是打碎他的每一次奢望。对少年的奢望,对自己的奢望。孩子他够老啦,别再用你那双puppy eyes折磨他啦。

少年只作为武器为九头蛇而活,却从来不为自己而活,没有关系。他可以来为少年和自己活出两个人的生命,对少年只好一点点地教导着,期望他有一天能学会为自己而活,因为背负两个人的生活是很累的,他再善于忍耐也会感觉到疲惫不堪,可是不忍也不能狠下心强迫少年学着背负。不能,因为四周阻力重重;不忍,因为自己的心早就叛变。不忍让少年背负比现状更沉重的一切,不忍让他被自己好好保护着的心遭受来自外界的创伤,那一定是一种爱。可是他从未卸下他背负着的两人份的负担。

他背负一切,为少年也为自己。少年作为武器而活,他就在必要的时刻作为武器的武器而活。他那么男人,男人得像伏特加,热辣又来劲,厚重地碾轧过味觉神经,留下难以磨灭的表示自己曾经到来过的痕迹,就像他的感情,厚重地碾轧在少年心里,留下标志着自己来过的痕迹。可是他们什么都不能有,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让感情像敞开瓶盖的烈酒一样,慢慢挥发,慢慢地降低浓度,慢慢地消散在空气里,慢慢地让酒精浓度淡到最淡,淡到比正常情况下的最淡更淡,这才是男人的感情。

有的感情不能被察觉也不能被回应,就像在冥界通道上牵着妻子行走的俄耳浦斯,他不能回头,因为回头就会失去。五内俱焚的痛楚吧,明明听得见身后的人的动作,却不能回头,不能回头。回头意味着满足了自己当下最强烈的渴望,却失去了所渴望的一切的源头。


所以朗姆洛忍住了。他为少年实现一切曾经为少年许下的诺言,一字一句都要他押上一切去赌,赌一个实现的概率小到不行的承诺,无论实现与否都不能让少年知道,忍受着埋怨和失望的眼神言语,那么那么辛苦和隐忍,敲碎他心脏上覆盖着的厚厚鳞甲。可是感情若是能依靠隐忍藏住,世上哪来那么多情不自禁呢?他是男人是精英是战士,战士从不纵容自己的心。战士只能纵容自己的少年——在九头蛇许可的范围内尽情地纵容。

他是少年斩破这个世界的武器,少年是他对抗这个世界的盔甲。

他们并立而战,只为彼此,不为自己。

他为少年做的,早就不是力所能及,而是力尽不殆。

生日的那个吻,是他所能放纵自己做的全部。你看啊你看啊,他做了一切他能为少年做到的事情,只为许少年一个无忧未来。

可是在最后的最后,我想他还是有一件事情没办法做到。他没办法不去爱那个多年前自愿被他带回家的少年。

长不大的少年已经长大,他行走在世界里,自由而随心所欲。

可是男人仍是他心底的羁绊,男人身边仍然是他已经不复存在的家。

山水都有相逢,何况两个羁绊盘根错节的人呢。他们的生命的轨道终会再次相交,再次碰撞出新的故事和新的结局。


END.

再一次感谢三八六太太写出双刃。

评论(8)

热度(14)